河南中牟一村主任幫人尋親15年 六本“尋親筆記”幫上百人回家

2021年05月26日07:38

來源:河南商報

劉紅濤坐在卧室裏的電腦屏幕前,處理網友的信息

從2014年起,他就用筆記本記錄尋親信息,滿滿當當寫了6大本

  河南商報記者徐冉曾令統文/圖

  “尋找1960年出生、1989年在信陽坐車到駐馬店途中丟失的媽媽……”

  “尋找1999年在惠州被拐的兒子,頭上兩個旋兒……”

  “(我)1989年被拐至福建,家裏有姐姐……”

  在河南省鄭州市中牟縣畢虎村村主任劉紅濤的抖音裏,有人在找丟失的媽媽,有人在找丟失的兒子,有人在“推銷”丟失的自己。

  堅持幫人尋親15年,劉紅濤接收和發佈的尋人消息越來越多,地域越來越廣,近3年間,他幫助100多個家庭團聚。

  老太太“丟”了80年,劉紅濤幫她找到回家的路

  頭天夜裏剛下過一場大雨,5月21日上午9點,路邊還留有一些水痕。到達畢虎村時,劉紅濤正站在小區裏一條窄窄的路上,朝車來的方向張望。

  “來啦,咱屋裏説!”眼前這個黝黑又有些胖的中年男人熱情招呼着。他就是尋人志願者劉紅濤,今年41歲,參與尋親15年,近3年來,在抖音上累計發佈1700條尋親視頻,幫助超過100個家庭團聚。

  2020年3月,一條“能不能也幫我外婆找找家”的信息出現在劉紅濤的抖音留言板上。

  正值疫情期間,尋親要比以往更困難些。思來想去,劉紅濤還是回覆了這條信息。

  留言的網友説,自己的外婆叫姚鵬娥,已經93歲高齡,饑荒戰亂時期,輾轉被賣到兩三户人家,落腳山西寧武縣。“哪怕我死在這兒,只要有一股風,也能把我吹回老家去”,是姚鵬娥掛在嘴邊的一句話,回家,是老人最後的心願。

  姚鵬娥已經“丟”了80年,相貌早已不似當年,是否有親人健在也無從知曉。只知道她的家鄉在“河北魏縣”。

  抱着試一試的心態,劉紅濤在抖音發佈了視頻,“和志願者忙活了幾天,一無所獲”。

  一條網友的留言,讓他看到了希望,“湖北還有個威縣,發音相似,可能是那兒”,劉紅濤立即私信威縣宣傳部的抖音賬號,輾轉聯繫到縣政府和各個村的村幹部,最後鎖定了“香花營村”。

  “家裏有棵大椿樹,鄰居是地主,信息都對上了!”距離姚鵬娥被拐賣已經過去了80年,幫助她回家,只用了7天。

  認親那天,長長的隊伍從姚鵬娥家門口一直排到村口,全家族20多口人從早上站到下午3點。院子裏早早就擺好了兩桌飯菜,大椿樹早已被砍掉,剩下一個樹墩。

  兒時的玩伴也來家中看望姚鵬娥,僅一眼,就認出彼此。老人家耳背,相互貼着耳朵説話,邊摩挲着對方的背,邊抹着眼淚。

  第二天,姚鵬娥去父母墳前祭拜,失聲痛哭,夜晚無眠,姚鵬娥只是呆呆地坐着,望着窗外。這份鄉愁,終於有處得以安放了。

  一開始不會拼音、不會用電腦,200字的尋親帖,他“憋”了整整8個小時

  總有人問劉紅濤,為什麼會走上幫人尋親之路,這還要從2007年的一天説起。

  那天,劉紅濤正在田裏澆地,到井邊取水時,發現一個老頭躺在那裏。“我碰了碰他,問他餓不餓,他微微睜了睜眼睛,沒反應,我就走了。”劉紅濤説,沒走兩步覺得心裏難過,便買了點吃的塞給老人,老人依舊蜷縮着,拿着食物大口大口往嘴裏塞,終於開了口,説自己是陝西安康人。

  劉紅濤打了十幾個電話,輾轉聯繫上安康市紫陽縣村幹部,隨後找到了老人的女兒。

  第二天,老人的女兒坐火車直奔鄭州,跪在父親面前失聲痛哭。“她跟我説,父親以前是一名教師,因為老伴去世,過於悲痛,精神上受到了刺激,在她出門幾個小時期間,走丟了。”劉紅濤娓娓道來,女兒一度以為父親已經不在人世,親弟弟也因為這件事與她斷絕來往。

  “家裏人一個都不能少,老人和孩子就是一個家的紐帶。”劉紅濤説,也就是從那時起,他開始把業餘時間花在尋人上。

  2014年,劉紅濤加入了志願者尋子網站——“寶貝回家”,在幫人找家的路上越走越堅定。

  網上尋親,對自稱“文盲”的劉紅濤來説,並沒有那麼容易。“拼音我不會,電腦也不會用,為了學會發帖子,我花了幾百塊買了個小霸王學習機練習打字。”劉紅濤説。

  儘管如此,100個字裏面還是會有十幾個錯別字。“因為總是學不會打字,我是30多萬志願者中,唯一被踢出羣的。”劉紅濤撓着頭,笑了笑。“寶貝回家”的一位老師看中了他這股韌勁兒,又給他培訓了一個月。

  “考試”時,劉紅濤十分緊張,“我就下決心,這篇帖子當中,不能有一個錯別字。”當晚,他坐在電腦前一夜,“憋”了整整8個小時,編輯了一篇200字的尋親帖,沒有一個錯字。

  其實直到現在,劉紅濤還不會使用文檔存儲尋親人信息,從2014年起,他就用筆記本記錄,滿滿當當寫了6大本,每隔一段時間,劉紅濤就會拿出翻閲,“看看能不能發現新的線索”。

  2018年,劉紅濤開始用短視頻尋親,這是他侄女教他的,他還研究過抖音的傳播規律,“關鍵詞明確,網友也更愛支招”。

  隨之而來的是爆炸的信息,他打開抖音,指了指屏幕上的99+,“三天都不一定看得完”。

  “一個也不能放過,怕漏掉關鍵線索。”工作以外的時間,劉紅濤都在看信息,一年用壞十幾個耳機,從來沒有看過電視。

  到底是什麼支撐他幫人尋親?“其實,就是找到人那一刻的喜悦。”

  “冥冥之中,就感覺有雙手在指引着你回家的路”

  更多時候,尋親是一個漫長而又無聊的活動,極其考驗人的耐心。

  曾經有一對定居在鄭州的女子前來求助,她只記得自己在江蘇省晉江市孤山鎮的一所孤兒院長大,和大多數居無定所的流浪者不同,這次來尋親的女子早已事業有成,甚至在當地的生意圈中小有名氣,“但人家説,一直找不到家,覺得自己就像浮萍一樣,心中沒有寄託。”後來幾經周折,託人打聽無望後,劉紅濤決定和該女子以及她的丈夫一起前往孤山鎮,想要通過實地探訪來喚醒她塵封的記憶。

  一整天的走訪後,女子並沒有回憶起來什麼,天色漸晚,眾人決定先找到住所,再做打算,“但是隨後轉機就出現了”。

  孤山鎮並不繁華,也沒有漂亮的旅遊景點和大型購物廣場,看到這麼多人前來住宿,酒店老闆隨意問了一句他們來訪的目的,可就是這隨意一問,便徹底改變了整個事情的發展。

  當得知他們是來尋親的,老闆突然抬起頭,左右端詳起來,然後老闆便喊了一句:“像!太像了!你們就站在這裏不要動,你家十有八九就在我們鎮上。”就在這樣近乎電視劇般的情節中,該女子居然找到了自己的家人。

  “有時候,冥冥之中,就感覺有雙手在指引着你回家的路。”劉紅濤這樣説。

  中午時分,劉紅濤卧室裏的電腦屏幕上,又彈出了許多條信息,他轉過椅子,握着鼠標,又開始處理那99+的信息。

編輯:譚敏

我來説兩句 0條評論 0人蔘與,